三人行,行不行 第七十八章 下定决心

校园春色 admin 暂无评论


沈静偷偷觑了身旁的男人一眼,不安地问道:“你生气了?”

倪晏微笑,笑得如沐春风:“怎么会呢,你说得事实。”

“……”他肯定生气了!

沈静主动牵起男人的手,讨好地说道:“那也是因为医生有能力,所以才收费这么贵啊。”

“你明白就好。”

沈静轻晃男人的手,撒娇:“医生,别生气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沈静注意到倪晏的神情缓和许多,暗自松了一口气,只是站在前方的穆森,无言了。

这个男人也太好哄了吧!

整间医院的人心惶惶,不晓得什么风把院长吹来了,医院表面看似风平浪静,实则波涛汹涌,乱得不得了。

“院、院长来了?”

“听说上次院长一来,裁掉好几个人!”

“怎么办?是不是我们哪里做不好?”

许多人在自己的休息室议论纷纷,完全不晓得倪晏只是陪沈静过来探望朋友而已。

走进小宛的病房,正在换药的护士一看到倪晏,吓得赶紧停下手边的动作。

“院、院长好!”

倪晏彷似已经习惯了:“嗯。”

小宛以为只是院长巡房而已,跟她没什么关系,只将注意力放在穆森和沈静身上。

她很惊讶,没想到沈静过来了。

沈静劈头就急着问道:“你还好吗?”

小宛笑了:“嗯,还好。”

“怎么都没告诉我?不把我当朋友了?”沈静不免念了一下。

“怕你担心嘛。”

“现在复健的状况还好吗?”

“还是老样子。”小宛苦笑。

倪晏看了身旁的护士一眼,护士赶紧拿病历资料给他。

倪晏一边看着病历资料,一边问道:“目前她的状况如何?”

“目前这位病人的复健状况良好。”

倪晏挑眉,看了护士一眼,对于护士的话感到怀疑:“哦?”

护士赶紧补充:“复健状况稳定,但是对于病人而言仍然感到缓慢,心理压力比较大。”

倪晏将病历资料交给护士:“关于这方面,记得帮她安排心理医生,她的费用都由我支出。”

“是、是的!”

小宛很惊讶,这下才认真看向倪晏:“为、为什么?”

“因为他是我的男人!”沈静开心地搂住倪晏的手臂。

比起小宛,旁边的护士更震惊。

一向洁身自爱的倪院长居然名草有主了!

沈静鼓励道:“所以,待在这里,不要想太多,不会有问题的!”

“嗯……”小宛仍然很震惊。

倪晏说道:“你的复健目前状况稳定,心情保持平稳,有助于康复。”

此时,小宛才认真注视倪晏,不知不觉看呆了,没想到沈静交了男朋友,这个男朋友居然是这家收费很贵的医院院长,而且长得那么好看,笑得那么温柔。

护士注意到时间差不多,询问沈静:“接下来是复健的时间,请问倪院长和倪太太要一起吗?”

不等沈静开口,倪晏认真看向护士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护士很紧张,突然被倪晏询问名字,是不是自己做错什么?尽管如此,她表面故作镇静:“晓筱。”

“下个月你的薪资多一千。”

筱晓很惊讶:“谢、谢谢院长!”

身为一名优秀又聪明的员工,她很清楚自己之所以加薪,肯定是那句倪太太的关系!

在场的三个人都傻眼了,此时,倪晏又问着沈静:“对了,要不要看看这家收费很贵的医院环境?”

沈静:“……”

然而,这位护士自从可以加薪之后,忍不住开心地告诉其他员工这件事情,于是每个人故意撞见倪晏和沈静,每个人一看到沈静,马上叫声倪太太,叫得极为响亮。

于是,倪晏心情很好,非常满意:“下个月每个人加薪一千。”

对此,沈静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严劲无聊,加上倪晏和沈静的事情让他很介意,抱着看好戏的心态,特意叫了出租车,来到倪晏的医院。

严劲问了柜台的护士,得知小宛的病房,来到病房。

“请进。”里头传来穆森的声音。

一打开门,严劲发现没有沈静的身影,问了穆森:“静呢?”

“跟倪晏院长在一起。”现在,穆森对倪晏恭敬多了!

严劲挑眉,语气有点惋惜:“真可惜,竟然没看到你们知道他是院长的那一幕。”

“……”

小宛看着陌生的男人,拉了拉穆森的衣袖,小声地问道:“他是谁?”

正巧,倪晏和沈静刚好回到病房。

“老师?你怎么来了?”沈静看到严劲很意外。

严劲噙着笑意,抚摸她的头,忍不住打趣道:“你觉得这间收费很贵的医院如何?”

倪晏心情很好:“我刚带她看完医院环境。”

严劲发现倪晏的心情很好,大概知道是什么原因,他看向沈静:“我一进医院就听到大家一直说着倪太太,原来真的是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这时,穆森小声地告诉小宛一些事情。

小宛语无伦次:“脚、脚踏两条船……”

穆森说道:“看不出来静口味这么重,对吧?”

“住口!”沈静脸红,她可没有忽略穆森这边的情况!

倪晏对严劲说道:“既然你来了,你陪静吧,我要去一趟人资室。”

“去人资室做什么?”

“下个月医院的每个人都加薪一千,这件事情要告诉人资才行。”

沈静傻眼,没想到倪晏是认真的!

这时,穆森看向沈静:“静,我有事情要跟你谈谈。”

“好啊。”沈静答应。

小宛惊慌:“你们都走了?那我要怎么办?”

“还有老师在这里。”沈静苦笑,虽然好像没有好到哪里去,毕竟小宛是第一次认识。

“但、但是,我要跟他聊什么?”今天第一次见面,对小宛而言,仍然算陌生人的严劲,一想到要跟他独处,感到慌张和奇怪。

“我们可以聊聊微积分。”严劲认真的说道。

小宛差点噎着:“……”

沈静笑了:“那拜托老师跟小宛聊微积分了。”

“小静!”小宛羞恼,怎么有这么糟糕的朋友?

穆森跟沈静一起走到医院的顶楼。

沈静知道穆森找她的用意:“怎么?担心我?”

穆森坦然一笑:“嗯。”

“没有问题的,他们很好、很照顾我。”

“真的?”

沈静点头,认真道:“我想我很有看人的眼光。”

“万一他们欺负你,记得跟我说,我会替你揍他们。”

“好。”沈静笑了。

穆森看到沈静笑得那么开心,虽然他觉得问这个问题是多此一举,不过他还是问了。

“你下定决定了吗?”

“什么?”

“下定决心,就算将来听到流言蜚语,再也不会逃避了吗?”

最重要的是三个人在一起,将会承受许多事情,包括别人异样的眼光,可能再次承受以前所遭遇的事情。

沈静微笑:“早就下定决心了。”

尽管会变成跟以前那样,受到更多欺侮,她想,她已经不是一个人,更何况严劲和倪晏都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。

穆森不自觉也露出笑容:“这样很好。”

之后,他们又待在病房一阵子,针对小宛的病情,倪晏更加详细告诉他们情况,让他们放心,直到待在晚上,他们才从医院离开。

倪晏开车,对沈静说道:“过几天再来医院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对于这件事情,严劲皱眉:“静,不是我要说,但是你的朋友微积分真的很有问题。”

“……你真的跟她聊微积分?”

“你不是要我聊?”严劲挑眉。

“……”她只是开玩笑的。

倪晏认真说道:“严劲在数学上的执着就是变态,不要理他。”

“收费很贵的院长也没有好到哪里去。”

沈静笑了出声,拿两个男人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她想,那怕未来有再多人指责她的不是、不认同他们之间的关系,自己不会理会吧!

反正,别人说说就过去了,最重要的是自己开心就好。

番外:老师的健康教育 [严劲篇] 5000+

暑假虽然已经开始了,但是说到暑假,不免提起暑修这件事情,偏偏严劲是负责微积分暑修的老师。

“没想到学园长还有一间研究所。”

“没想到我是负责暑修课的老师。”想到这里,严劲就不开心,正打算让那些学生再重修一次。

“不过,老师的公司是不是在附近?”

严劲想到沈静没有去过他的公司,问道:“等会儿要去看看吗?”

沈静点头:“好!”

“今天那些员工要上进修课程。”说到这里,严劲想到一件事情,一个坏主意渐渐在心中成形。

此时,有个同学从走廊上经过,看到严劲搂着沈静。

“老师、师母好!”

严劲挑眉,刻意叫住那位男同学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沈静:“……”

这一幕,似曾相识。

男同学一脸莫名,不过还是报上名字,严劲想起自己的暑修名单中有这个名字,他说:“你这学期的暑修过了。”

男同学很惊讶,瞪大眼睛:“老师,真的吗?”

“嗯。”严劲慎重的点头:“我不拿这个开玩笑的。”

男同学欢呼,情绪激动,谢过老师之后,跳着离开了。

沈静问他:“你不怕被学园长知道?”

“他会体谅我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以严师出名的严劲,难得这堂课如此的亲切和蔼,让所有学生大开眼界,上完课之后,严劲便没有任何停留,马上带沈静到研究所。

“没想到这间公司这么大。”沈静感叹,足以是一座科学园区了!

严劲没有多加介绍,直接带沈静到一间办公室。

“这里是老师办公的地方吗?”

沈静看到里头的设备过于简单,让她觉得有点古怪。

严劲从身后抱住沈静:“小麻烦。”

“老师?”沈静觉得很突然,不明白往后看着男人,下一秒,严劲的双手开始不规矩起来。

“小麻烦,你不觉得你要好好弥补我吗?”

沈静脸红,紧张问道:“要、要弥补什么?”

“最近总是一直出差,这几次做爱也都跟倪晏一起,我们两个已经很久没有单独一起了。”严劲的语气委屈,然而大掌有力揉捏胸乳。

沈静不自觉的轻吟:“嗯……”

“在这里给我,好不好?”

他都已经动手了,还问她好不好?

沈静嗔了严劲一眼,埋怨:“你都把我弄成这样了,还问。”

严劲轻笑,抱住娇小的身子,将俊庞埋在颈间:“嗯,是我不对。”

沈静深深觉得自己在严劲和倪晏的调教下,似乎越来越纵欲了。

“这样,是不是不好?”沈静忍不住问道。

“谁敢说不好?我去揍他。”

沈静笑了出声,严劲在这方面总是毛躁,像个小孩子一样。

听到如铃般的笑声,严劲情不自禁地亲吻她的嘴巴,将她的笑声吞没,同时,开始解开沈静的衬衫。

“老师……”沈静很快进入状况,她喜欢严劲的触碰爱抚,身子也一直渴望着严劲。

在接吻的时候,严劲有意将沈静带到讲桌上,让她坐在上头。

“老师,喜欢……”沈静攀着严劲的肩膀,对他说着情话。

严劲抵着沈静的额头:“喜欢什么?”

“喜欢老师。”

听到想要听到的话,严劲笑了,开心地吻住眼前的女人。

趁沈静不注意时,严劲按下一个开关,墙壁渐渐变得透明,直到严劲放开被他吮肿的嫩唇,沈静睁开眼睛时,看到透明的墙壁,吓得赶紧起身,想要遮住身体。

沈静很慌张:“老师!”

“别怕,他们看不到我们的。”

“可、可是……”

“假如他们看得到的话,他们怎么可能那么冷静?”

听到严劲这么说,沈静才慢慢冷静下来。

“为什么墙壁有这种设计?”

“之前室内设计师误会我的意思,所以就变成这样了,原本以为这个机关没有用处,现在觉得挺好的。”

这段期间,经过严劲和倪晏的调教,沈静似乎隐约知道严劲打算做什么。

“把、把墙壁……”

不等沈静说完,严劲封住她的小嘴。

“你说,我出差的时候,你是不是每天都跟倪晏做?”严劲又提起这件事情。

沈静难为情:“怎、怎么又说这个……”

“那几天,我这么清心寡欲,现在,你不觉得该补偿我吗?”

严劲继续在沈静的耳边低语,说道:“陪我玩,嗯?”

沈静轻咬下唇,将脸撇到一旁,脸红:“都已经被你抓来这里了……”她能说不吗?就算说不,他怎么可能听得进去?

严劲轻笑:“弄得好像我欺负你一样。”

他亲吻沈静的小嘴,他爱极了这张小嘴,明明那么小,却可以吞下他的粗长。

他按着沈静的头,吻得越来越深入,甚至津液从嘴角流出也不在乎。

“静……”严劲的嗓音明显沙哑,充满眷恋。

沈静颤抖的小手抓着严劲的衬衫,彷佛是唯一的浮木:“老师……”

她的身体变得十分敏感,只要严劲和倪晏轻轻触碰,不论有没有情欲,身体都会有反应。

“身体变得越来越淫荡了……不要这样……”

严劲在沈静的耳边呢喃,安抚道:“我们会负责喂饱你的。”

“不要……”沈静的身子隐约颤抖。

“别怕,只有我和倪晏知道而已,是我们让你变成这样的……”

严劲慢慢退下她的衣服,薄唇亲啄白皙的肌肤,遇到她敏感的地方时,故意重重吸吮。

在严劲充满技巧的爱抚下,沈静渐渐沉沦在严劲给予的情海中。

“啊……”

“是我们的错,我们会负责喂饱你的……”严劲轻易分开她的双腿,看到已经流出爱液的小穴,眼眸的欲望更加深沉。

“老师……”

严劲走到沈静的身后,他一走开,沈静看到眼前的景象,还是忍不住想要遮住衣衫不整的样子。

严劲又怎么可能让沈静得逞?

他直接拉下沈静的衣服,将沈静的小脸扳正,让她面对那些认真听课的男人。

严劲在沈静的耳边低语:“这些男人对于女人的身体完全不清楚,身为助手的你,应该要帮助我教导他们认识女人的身体。”

“我……”明明知道严劲所说的是假的,明明明白那些男人看不到自己,但是却动摇了!

严劲脱下沈静的衣服,脱下胸罩,双手直接覆上她的浑圆,不如以往那般揉捏,多了一分色情的味道。

“一开始不可以太躁进,先亲吻女人的小嘴,再来是耳垂、颈子,慢慢地揉捏女人的胸部,他们就会开始有感觉。”

严劲随着他的话,一一付诸于沈静身上,她的身子微微泛红,闭上眼睛,感觉自己真的变成教材,提供严劲教学。

那些男人们在看着……自己的身体被老师玩弄。

“嗯……”沈静忍不住溢出呻吟声。

“接下来,开始玩女人的乳尖,直到乳尖越来越硬。”严劲修长的手指揉捻小巧挺立的蓓蕾,温柔中又带点野蛮。

沈静娇喘,眼神莫名地直视前方陌生的男人们,隐约带着禁忌的快感。

严劲看到沈静进入状况,趁着她沉醉在情动之中,分开她的双腿。

“不要!”

沈静急着想要合拢,严劲怎么可能让她得逞。

严劲的语气带着笑意:“怕什么?”

沈静嗔了他一眼。

“跟我们在一起这么久,怎么还不习惯?”严劲带着笑意安抚。

她哪像他,满脑子都是奇怪的思想!

严劲将她的脸扳正,让她面对那些男人:“看前面。”

沈静感到难堪,努力告诉自己,他们看不到,可是身体却起了反应。

“光是碰胸部就有感觉了?还是因为他们看着你的原因?”

“老师……”她不管回答什么都不对,这个男人真可恶!

严劲的大掌探向沈静的双腿之间,摸到湿意,贴着小穴的轮廓,来回爱抚挑逗。

“嗯……”沈静发出呻吟,小手想要拉走严劲的手,却一点力气都没有。

“我的助手真淫荡……”严劲轻咬沈静的耳垂。

沈静情不自禁的闭上眼睛,享受严劲的触碰:“老师……”

“嗯。”严劲的眼神炽热灼烈盯着小穴,明明已经被他和倪晏玩过很多次,却始终那么小、那么紧。

想到这里,严劲的喉咙忍不住滚动,想要快点将粗长插进窄小的甬道一逞兽欲。

两根手指无预警插进湿热的小穴,一开始沈静不太适应,微皱眉头,随着严劲的抽插,渐渐带出响亮的水声。

“老师……想要……”身体越来越热,尤其是小穴,随着修长的手指不停进出下,产生一种酸麻的快慰,但是还不够,身体再渴求更大、更粗的肉棒填满。

严劲的拇指按向肿胀的小核,马上引起沈静高亢的呻吟声。

“只要触碰阴核,女人就会有感觉,而且高潮会凝聚得更快。”

沈静娇喘,眼瞳渐渐失焦,身子躺在严劲的怀中,任由他分开双腿,将私处暴露在陌生的男人面前,彻底玩弄自己的身体。

“这样的感觉很刺激,对吧?”严劲察觉到沈静快要高潮,刻意在她的耳边说道。

“不……不对……”

“看着前方,让那些男人看你高潮的样子。”

沈静不自觉听从严劲的话,眼神迷蒙,注视前方陌生的男人,没想到自己居然如此淫荡,在他们注视的情况下,居然有了感觉。

趁沈静失神时,严劲按着花核的手用力按压,插进小穴的手指剧烈抽插起来,双重刺激让沈静弓起身子,高声浪吟,喷出潮液。

明明严劲什么都还没开始,她却彷似从水中捞出来那般,狼狈不堪,没有任何力气。

严劲走到沈静的面前,俯下身,亲吻沈静的小嘴,勾缠她的小舌。

“小麻烦。”严劲的嗓音低沉沙哑,充满眷恋情爱的呼唤她。

沈静的小手抓着严劲的衬衫,求饶道:“老师……慢一点……”她知道还没结束,但是刚才的余韵还没消散,身体仍然敏感。

“嗯。”

严劲慢慢的蹲下身子,一面脱下自己身上的累赘,一面亲吻沈静泛起粉色的身子,直到白皙的胸乳,他伸出舌尖,先在乳晕打绕,有意无意的触碰硬挺的乳尖。

沈静攀着男人宽厚的肩膀,轻轻细吟:“老师……”

待沈静受不了时,严劲狠狠含住,用力吸吮。

“啊……”

“告诉那些男人,这样弄,舒服吗?”

沈静脸红,咬了咬小嘴。

“不说的话,我可不会继续。”

“舒、舒服……”

“在大声一点,他们可听不见。”

“被老师这样弄……很舒服!”沈静闭上眼睛,大声的说出口!

“真乖。”严劲称赞她。

严劲来到沈静的双腿之间,看到小穴已经泛滥成灾了。

“流真多,原来小麻烦喜欢被人家看。”

“才、才没有!”

严劲伸出手,沾取淫液,刻意伸到沈静的面前:“没有?那这个是什么?”

沈静撇过头,脸红,像是谎言被戳破般难堪。

“这么不乖,等等我叫他们那些男人一个一个轮流上你。”

“别!”

严劲轻笑,拉下拉链,释放出肿胀的欲望,让粗长的茎身磨着小穴,让淫液沾湿他的,却迟迟不进入渴望被填满的小穴。

严劲故意紧贴着小穴磨着:“大声的告诉他们,你想要什么。”

“老师……别玩……”沈静快哭了,小穴非常空虚,想要严劲的肉棒狠狠插进去,彻底将自己玩坏。

“告诉他们,要怎样做,你才会舒服。”严劲故意不给她,就是要将她逼到极限才开心。

“要……要肉棒狠狠捅进小穴,用力的插进去,用力的弄坏我!”

待沈静语落,严劲便如她所愿,狠狠捅进湿热紧窄的小穴。

“啊!”沈静失声浪啼,严劲才一进去而已,她又小小高潮了一回。

严劲让沈静的双腿缠上自己的腰,双手捧着翘臀,揉捏之外还将臀瓣掰开,让肉棒侵犯到更深处。

沈静的眼眸带着泪珠:“啊啊……顶到里面了……”

“舒服吗?”严劲故意用龟头研磨里头的花心。

沈静又是摇头又是点头:“啊……老师……太多了……”

“还没开始就太多?”严劲狠狠插进去,又抽出来。

“老师……好麻……好酸……”粗长每次插进抽出都带来如触电般的酥麻,渐渐在小腹间凝聚强烈的快感。

严劲低头,吮着沈静的小嘴,一边亲吻,一边挑逗她的胸乳。

“唔……”

沈静双手攀着严劲的脖子,极为眷恋缠绵,随着时间过去,体温升高,他们的亲吻越来越激烈,像是要吞下对方一样。

严劲狠狠一揪乳尖:“淫荡的学生居然诱惑老师……”

“才、才没有……”

“真爱说谎,要好好惩罚你才行。”

“不……”沈静吓得想要往后退,严劲却不准她离开,又重重一顶。

沈静浪吟:“啊!”

不给沈静有喘息的机会,严劲开始做起激烈的活塞运动,伸出两指让沈静含住,手指学着身下的动作进出她的小嘴。

严劲眼神炽热地看着沈静的小嘴含着他的手指,感觉到身下的肿胀越来越大,快要爆发了:“小麻烦……真浪……”

当严劲的肉棒又胀大一圈时,沈静不适应地微微蹙起眉头。

“舒服吗?小麻烦?”

“嗯……”

在严劲狂烈的抽插爱抚下,沈静很快地攀上高潮。

尽管如此,严劲还没射出,反而被花壁咬得欲火焚身,他迅速灵巧地换了体位,用背后式肏着不断流出淫液的嫩穴,每次插进去都尽根没入,爱液飞溅,沈静呻吟,快感一波一波冲刷她的神经。

“肉棒插得你爽不爽?”

沈静点头:“嗯……老师好厉害……啊……刚刚才高潮的……”

严劲的粗长进到更深处,狠狠研磨里头的珍珠,抽出来时又故意顶着敏感处。

“啊……老师……好麻……”

“小麻烦,都被看光了,还叫得那么浪!”严劲毫不留情地贯穿。

“没……”沈静摇晃嫀首,咬着一缕发丝,想要逸住呻吟声,否认男人的话。

“还说谎!”

严劲抬高她的一只腿,将湿泞的交合处往那些男人的面前袒露,精臀快速抖动,每一下又深又沉,彷佛要将花穴撞坏。

“啊……老师!”

“这么淫荡!被这么多人看着还流出这么多水!”

严劲的肉棒残忍肆虐柔弱又敏感的花径,加上被视奸的快感,沈静一下子攀到了高潮。

“不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”沈静娇啼,肉壁痉挛,紧咬粗长的阴茎,彷佛要将肉茎禁锢在里头一样。

严劲感觉到甬道缩紧,让粗长很难插进深处,收紧窄臀用力一挺,让龟头顺利顶开紧窄湿热花径,捅进深处。

“别!”沈静的眼瞳缩紧,插得那么里面,彷佛要将她贯穿一样,让她后怕。

“小麻烦……真会咬……”严劲粗喘,小穴咬紧肉棒,缴得要肉棒快点弃械一样,收紧窄臀,侵犯得更快更用力。

太多的快慰一波接着一波,沈静再也无法承受,哭了出声:“老师……太多了……受不住了……”

明明已经高潮了,但是严劲没有缓下攻势,反而侵犯更加剧烈,余韵还没消退,快感又凝聚很快,快要逼疯她了!

“怎么会受不住?这堂课都还没结束呢!”严劲的手探向两人之间的交合地方,抚上充血的珍珠,用力一拧。

沈静的眼眸迸出泪水,眼前闪过白光:“啊!”

随着沈静的甬道迅速缩紧,尾椎传来如触电般的快感,严劲紧蹙浓眉闷哼,总算甘愿在窄小的花径中释放灼热。

沈静醒来时,发现自己躺在严劲的臂弯中,那个男人还恶劣地问道:“好玩吗?”

沈静用力咬了他的肩胛表示不满。

此后,严劲不管再怎么威胁利诱,沈静再也不肯进入那间教室。

番外:医生的触诊治疗 [倪晏篇]5000+

这天,沈静来到医院看诊,她随着对方指示,穿着病袍,走进设计典雅的诊疗室。

男人认真专注的侧庞,仔细凝视计算机屏幕上的数据,询问沈静的状况:“胸部的问题?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记得夫人的另一半不是医师吗?怎么找我就诊?”

沈静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对方不在意,没有追问下去的意思。

“胸部会痛?”

沈静坐在椅子上,样子有几分忐忑,音量极为小声:“不……”

“什么?”男医生看了沈静的状况,大概知道是什么原因,然而看到沈静无措的样子,又明知故问。

“我……”沈静想要说什么,却又说不出来。

蹉跎几十分钟,偏偏对方又很有耐心等待沈静开口,直到胸口的布料渐渐染湿。

男医生的眼神紧盯着胸乳:“原来是溢奶了。”

沈静硬着头皮点头:“嗯。”

“介意我触诊吗?”男人的神情平静,问出让人为难的问题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内诊总是难免会有碰触,希望你能当作是看诊的一环,别想太多。”

沈静点了点头,让陌生的男人触碰自己的身体,尽管是医疗,但仍觉得尴尬害羞。

“可以了吗?”

男人算是很体贴的询问沈静的意思,她也不好耽误对方太多时间,点点头。

当对方的手触碰到自己的胸部时,她的身体变得僵硬。

“放松,没事的。”

沈静努力听从医生的话,渐渐放松自己的身体,却袭来异样的感觉,毕竟对方的手开始缓缓揉捏起来。

沈静感到奇怪,内诊都是这样的吗?

当她投向疑惑的眼光时,对方认真问道:“还可以吗?”

见对方的眼神很正常,沈静告诉自己,是她多想了……

“嗯。”

“胀奶胀得难受吗?”

沈静点头,乳房沉甸得难受。

“那么,我先把奶挤出来。”

“什么?”沈静很惊讶。

“否则,万一让乳腺堵塞就不好了。”

“是、是吗……那么,麻烦医生了……”

对方的力道刚好,按摩乳房。

“麻烦夫人直接脱掉病袍,否则这样对你的身体不好。”

沈静先是一愣,最后听从对方的话,在男人的注视下,脱下了病袍,随即男人的大掌覆上去,不同于刚才的按摩,反而变得粗鲁揉捏,小巧的乳尖溢出许多奶水。

“嗯……再用力一点……”沈静在心中渴望着,虽然对方的力道有点大,但是又不疼,带点野蛮的力道,让她情不自禁的渴望对方可以再揉更久。

“这样可舒服?”

听到对方这么问,沈静的理智回笼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对方的问题,又觉得对方看破她的想法,总感到难堪。

不等沈静回答,对方突然接近自己。

“你……”

男人一手揽住沈静往自己的怀里带,另一手继续揉捏浑圆。

“夫人该不会真的认为这是内诊吧?”

“我……”现在,她才知道对方是故意的。

“夫人,都已经变成这样了,不如跟我……”男人适时的打住,眼神注视沈静的表情。

没有说出口的话,沈静再怎么笨,也不可能不了解他的意思。

沈静开始挣扎起来:“你在胡说什么,我不可能跟你做这种事情的!我要走了!”

“夫人的身体都已经变成这样了,你确定你要穿着那件病袍出去?那件病袍沾满你的奶水。”男人不时拨弹乳尖,沈静忍不住发出呻吟声。

“别这样……”

“夫人的身体真敏感……”男人在沈静的耳边低语,甚至伸出舌头舔着耳垂,手指变本加厉地搓揉乳尖。

“啊……”

“夫人,与其这样,不如跟我做一次,只要你不说出去,我也不说出去,又有谁知道?”

“我……”沈静因为对方的话而产生动摇,她的身体自从开始产奶,变得十分渴望躁动。

“夫人,很想要吧?更何况你现在出去,万一被其他人看到,就不好了……”

沈静一想到这里,将脸撇过去,对方说得没有错,万一被看到的话……

对方发现沈静的表情有松动的现象,带着一丝笑意:“这是答应了吧?”

沈静没有回答,却不再抗拒,男人了解她的意思。

“夫人……”男人主动攫住樱桃小嘴,像是虔诚般摩娑吸吮。

“嗯……”

趁着两人的双唇分开时,对方诉说像是呢喃般的话语。

“你知道吗?我第一次就看见你了……第一次看见的时候,就非常喜欢你了,夫人……”

沈静来不及开口说什么,对方又封住她,这次不同于刚才的试探,直接缠住她的小舌,将她的舌头从檀口中拖出来,在空气中互相交缠。

“嗯……”

男人的大掌慢慢往她的双腿之间探去,粗糙又带茧的手来回抚摸大腿内侧,每次要触碰到小穴时又收回手。

沈静轻咬小嘴,难以启齿,她多希望那个男人直接玩弄她的小穴!

男人的薄唇亲吮沈静的颈子,沈静连旁说道:“别留下痕迹!”

对方反而重重一吮:“为什么?”

沈静微蹙眉毛,连忙抗拒男人:“万一被发现就不好了!”刚才那一下肯定留下痕迹了!

男人似乎很不满,双手分别握住胸乳,用力一捏,小巧的乳头溢出奶水。

“那么你的奶子就可以留下痕迹了?”

“不是……”

“不行吗?可是,奶水这么多,不用力一点,怎么可能喷得出来?”对方一边说一边揉捏挤压雪峰。

“嗯……”胀痛的胸乳顿时得到宣泄舒缓,沈静不自觉的挺起身子,无言鼓励对方继续。

“真糟糕,夫人,连我的医袍都弄到你的奶水了。”

沈静在男人的抚摸下,显然触动了情欲,朦胧含水的双眼凝视对方,反而勾起男人的欲望。

“夫人,你在诱惑我呢。”男人分开沈静的双腿,俯下身子,将内裤拉到一旁,深邃的眼眸紧紧注视着小穴流出爱液。

“别这样看……”自己的私密处被陌生人看着,而且对方还贴那么近,呼吸都喷到她的小穴。

男人充满掠夺性的眼神一抬眸,对上沈静的不知所措,顿时感到心跳加速,沈静暗骂自己无耻,被强迫居然还有快感!

男人伸出修长的手指描绘花唇的形状,只见小洞一张一合,正在邀请他的手指进入。

“夫人的穴口流出这么多淫水,需要用我的手指堵一堵才行。”

当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插进小穴时,小穴紧紧咬着异物,像是抗拒又像是迎合。

“夫人,舒服吗?”男人的手指开始抽插,仔细凝视沈静动情的妩媚,举手投足间散发诱惑人的味道,偏偏沈静又忍着不呻吟,让他没办法听到她的浪吟。

沈静用力摇头,想要拼命忍住快感,可是对方彷佛看出她的意图,变本加厉抽插,诊疗室都可以听到响亮的水声。

“夫人,我想听听你的声音呢……”

语落,对方无预警地张嘴含住充血的小核,用力吸吮。

“啊!”沈静高声一吟,原本强忍住的快感顿时冲破,占据沈静的身子,迅速流窜四肢百骸,一次在她的身体炸开。

男人如愿听到沈静的呻吟声之后,没有停下动作,反而继续吸吮小核,还用舌头拨弹,手指也不断进出小穴,延长她的高潮。

“不要了……啊……”沈静想要躲开,却被男人紧紧禁锢着下半身,只能让高潮不断席卷她的理智,小穴喷出的淫水全都落入男人的口中。

好不容易男人才放过沈静,她微微喘息,心想,没想到对方的技巧这么好,都还没进入正题,她就消耗许多体力了……

最糟糕的是,她的小穴明明已经高潮过了,却更加空虚,想要被更粗壮的东西填满。

“想要……”沈静欲言又止。

“夫人是想要让我直接插进去?”

男人一脸认真的说出露骨的话,让沈静不知道该怎么表达。

“夫人?”男人故作疑惑地看向沈静。

沈静点头:“嗯。”

只见男人的眼眸中闪过笑意。

那位医生将她抱到内诊台,并没有迫不及待的分开她的双腿,而是好整以暇地走到她的头前。

“请、请问……”

不等沈静问完,听到男人拉下拉链的声音,随即一根粗大的肉棒弹到她的眼前。

“会口交吧?”医生的声音很机械冷淡,说出来的话足以沈静红了脸。

沈静抿了抿小嘴,白皙的脸颊浮上绯红,她缓缓张开小嘴,亲吻如蘑菇状的头冠,含住龟头,轻轻吸吮之后又吐出来,前列腺液沾到嫣红的嘴唇,沈静伸出舌头将嫩唇的液体舔进嘴中,又伸出舌头来回舔弄龟头的下缘。

男人粗喘:“真会舔。”

沈静像是受到鼓舞般,将马眼溢出的前列腺液舔进嘴中,甚至伸出小手玩弄沉甸甸的囊袋,她已经习惯这样的腥味,男人们时常在她的嘴中射出,不知不觉习惯这样的味道。

更何况,对方的味道……并不讨厌。

当沈静舔弄他的肉棒时,对方的双手覆上胀大的胸乳,不时揉捏爱抚,有时又用力的握紧,弄得白皙的胸乳被对方揉得红成一片,身子也因为情欲的高涨而泛起粉色,加上男人的力道如此粗重,奶水溢出一次又一次,形成淫靡的画面。

“嗯……”

“夫人的奶子真大,奶水真多……”

“别、别说。”沈静觉得难堪,没想到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,跟其他男人……

“事实就是如此,夫人何必觉得害羞?”

男人的双手挤出不少奶水,黑眸变得十分深邃,甚至用手指拉扯胸乳上的红梅,男人已经渐渐熟悉沈静的技巧,肉棒缓缓插进小嘴,却在快抵到喉咙时又抽出来,不断重复,不让沈静有想要呕吐的感觉。

“嗯……”

沈静感觉到自己喷出许多奶水,偏偏又胀得慌。

“硬得跟小石头一样了。”男人用手指揉捏,极爱溢奶又嫣红的乳尖。

沈静好不容易趁男人抽出肉棒时,哀求道:“会胀……”

“会胀?那得把奶水吸出来才行。”

男人走到沈静的双腿之间,俯下身子,张嘴含住奶尖,像个小孩一样开始吸吮乳尖。

沈静轻吟,挺起身子,清楚感觉到男人的舌头灵活玩弄乳尖,粗糙的舌面来回拨弹,偶尔用牙齿轻咬:“嗯……”

男人用力吸吮奶尖的同时,另外一手探向小穴,果然摸到一片湿泞。

“夫人真淫荡,跟陌生人做还会流出这么多淫水。”

“才、才没有……”

“哦?是吗?”

对方故意用力抽插小穴,让水声变得十分清晰。

“别这样……嗯……别一直弄那里……”

刚才的潮吹,让对方了解沈静的敏感点在哪,手指抽插狭窄湿热的甬道,抵着敏感处,除了抠挖之外,还分开两指扩张。

“舒服吗?”

“嗯……弄得很舒服……手指好厉害……”沈静已经沉浸在对方给予的快感中。

“没想到夫人连指奸也这么有感觉。”

男人的话只会催化她的情欲,她随着男人的动作而细吟:“嗯……别弄那里……呜……”这个男人怎么这个故意!每回都往她最敏感的地方弄!

男人玩弄小穴,又玩着胸前的乳尖,像是小孩找寻好玩的东西,细细观察她的神情后,探索她的身体,这般刺激让沈静的快感又渐渐凝聚,眼看她又快要高潮时,那个男人居然一鼓作气直接将粗长插进她的小穴。

沈静骤然瞪大眼眸,紧紧咬住突然侵入的巨大,一股热流往龟头一浇。

男人咬紧牙关,没想到甬道突然禁锢他的粗长,缴得他快要弃械:“夫人又潮吹了。”

这下子,沈静连一句话都无法反驳了,所幸男人没有急于挺动腰杆攻城略地,好整以暇注视她从高潮中缓过来。

“可以开始了吗?夫人?”语落,还挺了挺腰,提醒她埋在花穴的巨物还没得到满足。

沈静微微仰起头,细眉微蹙,似是受不了对方的抽插。

“嗯……太深了……”

对方的语气很是懊恼:“夫人,明明插得这么小力,你怎么这么容易就满足?”

沈静瞪了对方一眼,说得她好像很饥渴似的!

“夫人,这是要告诉我,可以快点是吧?”

男人故意曲解沈静的意思,开始大刀阔斧用力抽插。

“等、等一下……别这么快……”沈静挣扎,伸手想要抵住男人结实的腹肌,阻止他不要进得那么深。

男人一把捉住她的手,禁锢在头顶上方,更加蛮横往深处里插弄,每次龙首都顶到花心。

沈静的声音带着哭腔:“太深了……顶、顶到了……”

“顶到哪里?”男人一边问,一边往那儿插着。

“顶、顶到子宫了……啊啊……会坏掉的……会被顶坏的……”

男人的肉棒沾满沈静的爱液,每次抽插都带出许多淫水,弄得内诊台一片湿泞,偏偏花穴如此湿软,惹得他想要好好疼爱眼前的女人:“夫人有没有被我的肉棒肏得爽?”

“呜……”

“夫人?”没有听到满意的回答,男人狠心往敏感点用力撞去。

沈静浪吟:“啊啊~~”

这个男人怎么喜欢逼她说那些话!

“夫人?我肏得你爽不爽?嗯?”男人故意九浅一深,勾得沈静难耐后,再大力往里头捅进去,有时又变个角度插弄小穴,龙首研磨着敏感点。

“嗯……好厉害……肉棒好粗好硬……太撑了……小穴快要撑破了……”

男人粗喘,热烈的黑眸凝视陷入情欲的沈静,俯下身亲吻她的脸颊。

“夫人……真美……”

“嗯……”沈静主动亲吻对方的薄唇,伸出小舌与他的来回缠绕。

“夫人……我从第一眼就注意到你了……一直看着你……没想到你现在躺在我的身下……”

男人一边诉说爱语,一边加快速度。

“啊……太快了……会坏掉……”随着男人的抽插,雪峰上下荡着乳波,引诱男人。

男人含住乳尖:“夫人……以后就让我帮你吸奶,你说好不好?”

“不……”

才要拒绝而已,男人把肉棒抽出来,让原本陷入情欲中的沈静顿时万分空虚。

“不要……”

“夫人连奶水都不给我吸,我就这么点小要求,夫人都不答应……”男人玩弄乳尖时,粗长不断徘徊在入口,迟迟不肯进入,让小穴更加搔痒难耐。

“夫人,假如你愿意答应我,那么我也会给你快乐的。”

沈静失去理智,小手伸到双腿之间,分开小穴:“好……奶水都给你吸……求你,快点进来……”

得到满意的答案之后,男人将沈静的双腿放到肩上,缩紧结实窄臀,像是打桩似的插进子宫口。

没想到对方直接插进去,沈静仰起颈子:“啊啊……好快……要被肉棒插坏了……”

“真浪……我要把夫人的小穴插坏……让你离不开我的肉棒!”

沈静双手环着男人的脖子,在他的耳边细吟:“嗯……把我的小穴插坏……啊啊……”

沈静柔软又带着情欲的话像是催化男人体内的野性,让对方更加蛮横用力的抽插,彷似真的想桶坏她的小骚穴。

“要射了!”男人粗喘,加快速度,一下比一下撞得还要沉,彷佛要将她状出去的力道,狠狠捅了进去。

听到对方要射了,沈静慌了:“不……可以!说好的……不可以……嗯……”

男人的速度太快,让沈静说不出完整的话,甬道随着粗大的肉棒蛮横的抽插,又开始痉挛起来。

“嗯……快到了……不、不行……”她想要抗拒,快慰却更加明显,不行,对放要射进自己的里面了……只有这个、只有这个是不可以的!

男人腥红的双眼看着赤裸的女人:“射了!全都射进你的浪穴里了!”

“啊……”沈静被烫得一阵哆嗦,眼神失去焦距。

太、太多了……对方的量好多……

男人抽出持续喷射的男根,射向一片狼藉的浑圆,除了小穴潺潺流出白浊之外,胸前尽是奶水和对方的精液。

一场大战之后,沈静虚弱地躺在倪晏的胸膛,她抬头看向餍足的男人。

“医生,这样可好玩?”

倪晏称赞似的亲吻沈静的额头:“嗯,小静也越来越习惯了呢。”

“……”沈静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。

“下次来玩主人跟女佣的游戏好了。”

沈静没有吭声,倒是转移话题:“不过为什么要发明春药……”

身为医生,不是应该想着救济病人吗?怎么这么不务正业?害她的胸乳都溢出奶水了……

“秦慎要我做的。”

沈静瞠目结舌:“学园长?”

倪晏可以想象秦慎想要做什么:“大概是想要用在雪身上的吧。”

“什、什么?”

“别看秦慎这样,那个人比我跟严劲还要狠。”

“怎么说?”

“起码我们跟你做,你顶多一天没办法下床,雪可是两三天才有办法下床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当然是因为秦慎怎么可能舍得让雪离他太远,更何况秦慎从来没有隐瞒的意思。”

沈静默默为雪掬一把眼泪,她光是应付严劲和倪晏就受不了了,没想到雪光是应付学园长就……

“哈啾!”雪揉了揉鼻头。

秦慎看向雪:“感冒了?”

雪摇摇头:“鼻子有点痒。”

秦慎幽深的眼眸注视雪的一举一动,最后带着一贯优雅的笑意:“对了,我从倪晏那边拿到了……”

雪打断秦慎的话:“对了,我要去巡视校园。”

不等秦慎说话,雪赶紧快步离开办公室,秦慎撑着头,没有阻止雪的举动。

真傻,躲得了一时,能躲得了今晚吗?

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
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
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
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
18H小说 成{}人贴图 性趣套图
喜欢 ()or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