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夏和公公 第四十八章

家庭乱伦 admin 暂无评论


这天晚上。魏宗建风尘仆仆的回到了家中。门被打开的时候,离夏已经迷迷糊糊的陷入了梦乡,在梦里,那个老东西手里抓着那嘟噜的大家伙,淫笑着向自己扑过来,自己怎么躲也躲不开。

宗建好像就在旁边,可任凭自己怎么躲避着公公,他都一直在一边笑嘻嘻的看着。就是那样看着自己被公公抱在怀里。拔掉了自己的衣服。露出了自己的大奶。用力的揉捏着魏宗建轻手轻脚的放下了背包,想解开领带。换下西服,突然又似乎想到了什么,停手小心翼翼的。朝床边走去。那个柔媚俊俏的可人儿。

正半靠在床头上,脸颊红红的,还用力的环抱着双臂,把一双硕大的乳房。

挤得很有半圆的效果,两只腿还在不时的摩挲着,棉质的睡衣完全不能显露身材。

离夏已经开始给孩子断奶。夜里小诚诚就放在婴儿车上。在公公的房间里。夜里醒了就由公公给他喂一次奶粉。倒也睡得安稳魏宗建小心翼翼的凑上去,一把把离夏抱住,把她从睡梦中惊醒了,她马上大喊到“别过来!别过来!宗建救我!”

“宝贝儿,怎么了?做噩梦了?”

离夏用力的挣扎着,她还沉浸在刚才的梦里。以为是公公抱住了自己。丈夫就在旁边看着呢,不过当她睁开眼。发现宗建真的就在眼前时,她的脸马上红了起来。顺着丈夫的话音说。吓死我了。一条狼扑到了我的身上。你就在旁边看着也不管。嘻嘻。借此掩盖了自己的尴尬。又思索着“自己刚刚有没有说什么梦话吧?”

“宝贝儿,梦都是假的。现在好了。?”

离夏悄悄的舒了一口气,这才注意到。宗建正半趴在自己身上,右手还在自己的胸前摸索,带着一阵一阵的刺痒。

“真讨厌!你洗澡了没有啊!去去去,洗澡换衣服去。”

“宝贝儿,都什么时候了,哪儿还顾得了那些。”

宗建上赶着朝离夏的玉颈吻去,他们基本上没有用嘴唇接过吻。宗建感觉自己的老二已经硬了,被内裤束缚着,于是狠狠的在离夏的腿上蹭了蹭。

“真讨厌,谁知道你在外边。有没有去不干净的地方。再说你也不怕爸爸起来看见。”

离夏感觉到丈夫的燥热,腿部也觉察到了那硬邦邦的感觉,心里有些想要,“我可是从来都是老实八娇的。每天晚上都和工人们斗地主,有媳妇儿你在家,我怎么会去什么不干不净的地方?”

宗建一边在离夏的玉颈上。如蜻蜓点水一般细细吻着,一边把手慢慢的从睡衣的下摆。伸了进去,换来离夏的一声娇吟。诚诚又让爸爸看着呢。爸的身体还好吧。 离夏感觉身上一阵一阵的燥热,不知道是丈夫的手和细吻起作用,还是听见丈夫说公公时。他的心底里的一点点刺激。

她带着一点喘息发出最后一个要求,“关上灯。”

“不要关,我要你给我脱衣服,看着我。”宗建仿佛接到了圣旨,一把把小离夏环抱住,一个翻滚,躺倒了床上,让离夏“趴”在了自己肉呼呼的身上。

离夏略微环顾了一下,窗帘是拉好的,门也关好了。于是顺从的红着脸趴过去,用力的吻在宗建的嘴唇上,然后抓住领带,起身时顺势一拽,宗建很配合的坐起来,结果因为缺乏锻炼,竟然一下子没坐住,又倒了回去。

离夏扑哧一下笑了,再次拽起他,媚眼如丝的盯着丈夫,嘴唇若离若即的在他的脸颊上吹着气,一边给宗建解开领带,西服。

“老公,你也该注意注意锻炼身体了。”

“嗯……嗯……”

离夏抱住丈夫,从他的脖子向下,衬衣的扣子被她一个一个用嘴解开,还在宗建的胸脯上喘息刺激着他,听到他有些敷衍,狠狠的咬了一口。

“啊哦……宝贝儿,我知道,我以后一定加强锻炼,我这肚子啊,站着都能把小鸡鸡挡住了。宝贝儿,快点儿,我快憋不住了。嗯……”

离夏用嘴解开衬衣扣子,宗建就迫不及待的将衬衣脱掉丢到一边,然后手又伸进离夏的睡裤,抓住嫩臀揉捏着-离夏听见丈夫的话,想笑,突然眼前又浮现起公公那根巨大的家伙,下身一阵热痒。她加快了速度,刷的抽出马兴的皮带,然后就突突的跑下床,咯咯笑着,“好了,今天的游戏就到这儿了,小朋友们,明天见。”

正在兴头上的魏宗建怎么受得了这个,他急忙忙的一边起身一边脱裤子,平角内裤上撑着一根算不得很大的帐篷。

“宝贝儿,别逗我了,我都憋了好多天了。”

宗建只是一个虎扑就抱住了离夏,一边狠狠的在离夏的嘴上亲吻着,一边把她的睡衣解开脱掉。

离夏闭着眼睛,感觉到丈夫的舌头在自己的唇间穿梭,自己的小舌头也跟着和它一起打闹,身上的衣服被脱掉,包括胸罩和睡裤也在自己被压到床上的时候被顺势脱掉了。离夏感觉燥热越来越明显,宗建在自己胸部的揉搓总是那么的温柔,一点也不激烈。而且他还怕压到自己,始终撑着身子,只是肉肉的肚子总是先一步垂到自己的身上,很没有真实感。

这时候宗建已经用着狗撒尿的方式脱去了自己的内裤,然后又趴在离夏平坦的小腹上,用嘴一点一点的拽着离夏的丝质白色内裤。

“宝贝儿,你都湿了。”用嘴脱去妻子内裤的宗建趴到离夏身上,亲吻着她。

“是不是也想我了?”

离夏感觉到自己的下体轻轻的收缩,她感觉到了爱液的分泌,强烈的空虚感充斥着她,昏昏沉沉的嗯了一声,又沉迷在和丈夫的激吻中。

宗建一只手抱着妻子,一只手探下去,在离夏的那儿抹了一把,摸了一手水,弄得离夏身子紧绷了起来,宗建是打算把淫水摸到自己老二上去的,谁知道离夏反应这么强烈,不禁有些兴奋。

宗建抓住自己的老二,恩……远不及本体丰硕,也不是很高大的老二……上下抹了一番,凉凉的水竟然让他有点软,每次都这样,爱抚的时候硬的像跟铁棍,真要办事了,竟然有点软趴趴了。

宗建干脆又趴了下去,调整了几次姿势,让自己的老二凑到那片青草里,那片滑腻腻的沼泽里,泥鳅一般在沼泽里耸动,想借此让自己的老二坚挺起来。

离夏早就发现了这个情况,尽管下身痒的难受,还被他那根软趴趴的肉东西来回在洞口刺激,但是没办法,好多次了都是这样……离夏测了测身子,把手从那片肉下边伸过去,抓住了正在自己泥泞处来回摩挲的泥鳅,轻轻的抚摸着,不时去挑逗一下那两个肉蛋,然后一只手抱着宗建的脖子,轻轻的在他的耳垂、脸颊、颈部和肩膀上或轻或重的吻着。

“老公,块硬了呢。”

“老公,你刚才是不是又心急了?”

“老公……人家想你了……”

宗建终于被离夏刺激的情欲高涨,老二也顺利的开始坚挺起来,他迫不及待的直起身,抓住自己的家伙就往沼泽里扎,连着几次都弄错了地方,换来小离夏的几声惊呼。

最后还是离夏扶着小宗建进了洞,因为离夏几乎不能忍受那种酥麻和滚烫的感觉,洞口的小肉芽被小马宗建戳到几次,都有些痛感了。

小宗建进洞的时候,宗建被下体的那些热流刺激的几乎要射出来,而且还感觉到若隐若无的收缩感。宗建狠狠的咬了下舌尖,这才压下了那股想射精的冲动。

又适应了一会,这才开始慢慢的抽了起来。

离夏早就等的难受了,之前的空虚感和酥麻感并没有减轻多少,反倒是那种进来又不能完全充满的感觉让自己更加难受,她悄悄的收紧了点,想获得更多的刺激。

“宝贝儿,你今天水真多。我出差才几天,你就这么多水了。”

宗建俯下身子,略微有些吃力,不过靠着右臂的支撑,还是尽量的让自己不完全压到离夏的身上-宗建伸手解开离夏的马尾辫,让头发披散在床头上,然后伏下头继续让两人的舌头在唇间纠缠。

“宝贝儿,爽快么?”

离夏模模糊糊的挤出一个毫无含义的音节,闭着眼,脑海里还是想象着公公的大肉棒在自己的肉洞里穿梭的情形。

小宗建不知道是累了还是被离夏肉洞里的水滑倒了,竟然从离夏屄里滑了出来,发出“噗”的一声,离夏被突如其来的空虚惊醒,宗建也赶忙直身扶住老二,又探了进去。

“宝贝儿,你今天的水真多,而且也不是那么紧,所以滑出来了。”

离夏吓了一跳,不自觉的收缩了一下,换来宗建的呻吟。

“夏夏,别用力夹啊,再夹,我可就射了。”宗建努力控制着速度,尽量让自己多坚持一会。

离夏那里可紧张了起来。

“嘿嘿。说我不那么紧了,难道感觉出什么了?难道这些日子一直和公公做。

就给我撑大了?不是说女人的东西弹性非常好么。”

离夏紧张的情绪被宗建的突然加速给打断了,宗建支起身子,两只手用力抓着妻子的乳房,下身快速的耸动着。离夏知道丈夫块不行了,于是收缩着配合宗建的冲刺。

“老公……老公……用力,我……我也不行了……”离夏努力的做出一副舒服的感觉,她当然也感觉到快感了,但是绝对没有强烈到高潮的地步,不过她还是按着从公公身上学来的脚本表演,顺便享受这最后的快感。

宗建看到妻子闭上眼睛,一副陶醉的样子,心里的成就感更加强烈,他扶着有些酸痛的腰,努力抽动着,终于,他感觉到离夏的屄里一阵收缩,媳妇儿高潮了!心理上的成就感和肉体上的强烈快感刺激的他低声呻吟一声,将精液射了出去。

离夏被热流刺激的很高涨,她已经尽力在感受那些并不是很强烈的快感了,甚至还在脑海里幻想起和公公做爱的场景,但是还是差那么一些感觉。不过她觉得公公说的办法很有用啊,估计宗建是没觉察自己其实没高潮的。

其实,说实在的,在和公公做爱之前,最初的几年。感觉还是不错的。丈夫几乎每次都能让他到达高潮。可是。自从她的身体发福以后。就越来越有些力不从心。不能满足自己了。尤其是自己和公公有了乱伦的事情以后。和公公那超强的性能力比较起来。就越来越不能满足自己了。

但是。丈夫的其他方面确是让他非常满足。他温顺。体贴。孝顺。顾家。对自己百依百顺。为了家庭的和谐。在性的方面。离夏也只能迁就一下自己了。毕竟他是自己的丈夫。而自己和公公的关系。那才是不论的当然,刚才那种感觉是不能同公公做爱时的感觉相比拟的。

离夏胡思乱想着,不忘喘息着做出疲惫的姿态,其实她觉得自己的身子还是热的发烫。

宗建气喘吁吁的翻身趴在身旁,快感不光让他兴奋,同时也带来了无尽的疲惫,何况赶了半天的火车回家,即便是卧铺,也还是不比自家的席梦思床舒服。

兴奋过后的宗建眼睛都睁不开,努力的抱住离夏,轻轻的在她身上抚摸。这叫事后爱抚,宗建不想让妻子感觉自己光顾着自己爽,对她还是很尊重的。

“宝贝儿,今天爽快不。”

离夏没有回答宗建的问话,她觉得自己身子里。还是有一团火,熊熊燃烧到了最高点,却没有水去浇灭他。来等到宗建的第二次?还是算了把,他的力气早没了。星期天离夏来的例假。昨天就已经干净了。这几天是他的安全期。也正是他性欲最旺盛的时候。偏偏赶上宗建回来却又不行。

丈夫要是今天不会来。他早就跑到公公床上和他翻腾个半宿了。离夏感觉憋得难受。他又想到了公公。想到了公公带给他的爽快。离夏的脸上一阵发烫。红红的离夏推开宗建还在自己胸前摸索的手,用力的撑起身子,不忘给宗建一个轻轻的吻。

“老公,累了吧,你看你都出汗了。你睡吧,我去洗洗澡。”

“嗯 。”魏宗建迷迷糊糊的回答了一句,翻了个身就睡了。

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
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
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
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
18H小说 成{}人贴图 性趣套图
喜欢 ()or分享